发新话题
打印

黎家大院的银乱-6~完

     把本帖网址贴到网络上任何地方,同样可获得北美盾和宣传积分,使用户等级和权限提升 详情点击这里
     http://forum.bmzones.com//viewthread.php?tid=23266&fromuid=0                                      复制本帖地址
新手必看:积分、用户级别、快速升级
本坛招各版版主,拿勋章+200积分!

黎家大院的银乱-6~完

看看百度收这帖了吗? | 再看看google收了吗?
六)张嫂到黎家之前

我是二十岁那年被买进黎家大院的。我从小就在省城的一户人家做童养媳,
丈夫比我要小七、八岁,还是个小娃娃。我十五岁的时侯,有一天夜里公公喝醉
了酒,领着一夥人把我捆在床上,扒光我衣服,轮奸了我。完事後理也不理的,
任由我那麽光着身子被捆绑着,回房睡他的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脸上的泪痕还没有乾,就在睡梦中被婆婆解开绳子拖到院子
里,赤条条地反捆起双手吊在了一棵大槐树上。婆婆一面用鸡毛嘟子抽我大腿和
屁股,一面骂我勾引了公公。我哭着解释说∶“我没有,是公公他喝醉了,领着
人轮奸了我。”

她根本不听,还把我的嘴捆上,拉开双腿用绳子绑在两边的木桩上,拿马鞭
抽我的阴部,边抽边骂我是“臭臊 ”,勾引男人不要脸。我的阴唇被打肿了,
昏死过去,婆婆就说我装死,让公公和我那个只有七、八的丈夫接着鞭打我。我
被拷打得醒过来又死过去,浑身上下皮开肉绽,没有一处好地方,连哭的力气都
没有。

他们折磨了我一上午,最後自己也累了。就把我放下来,一丝不挂地绑在树
上暴晒,而他们则躲在阴凉下吃午饭,一边吃还叫我那小丈夫把根又粗又长的黄
瓜塞进我阴道里。我被这样晒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婆婆把我拖进屋,反捆起双手接着蹂躏。她在自己的 里插了根
木头做的、两头都是男人鸡巴形状的玩意儿,抱着我屁股,把露在外面的一头捅
进我屁眼儿,像男人一样强奸了我。後来我的公公也来和她一起羞辱玩弄了我整
整一夜。

从此以後,这种鞭打和奸淫就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他们经常变着法儿的蹂躏
我,把我扒光了反捆住双手跪在磨盘上,让磨盘的轴顶进我阴道,一面鞭打我,
一面推着磨盘,使磨盘轴在我阴道里旋转;有时候,公公还把我和婆婆都光着身
子绑起来,叫我们婆媳二人轮流去含他臭烘烘的鸡巴┅┅

我这样悲惨的生活了两年,一直到後来丈夫生了一场大病,家里把钱都用光
了也没把他治好,最终还是死了。等埋完了他,我婆家也就彻底败了。

婆婆由於常年纵淫无度,不能再生孩子了,他们俩就商量决定把我卖掉,回
乡下去卖一块田养老,於是我就被他们转手,卖给了个专门喜欢饲养、玩弄女奴
隶的家伙。从那以後,我的日子就更加凄凉了。

我的新主人一共豢养了十几个女人做他的性奴隶,供他淫虐取乐。他每天一
早一晚都要把我们所有女奴隶集体扒光了捆绑着押到院子里,反绑在专门用来拷
打我们的木桩上,叫下人例行鞭打我们一番,然後点出几个,供他当天摧残奸淫
使用,其馀的再都一丝不挂地捆起来押回地牢。

由於我是新近买来的,所以开头的那几天总要点到我。尤其是头一天,新主
人还专门单独拷打了我,给我上了一天的刑。他说那叫“恩宠”,是每一个女奴
隶都期盼的。他对我说,我们这样的女人一进他的家就没有了名字,都叫性交女
奴隶,只有编号。我叫做“性交女奴隶十七号”,是最末一位,地位是最低的,
不光是他,连仆人和所有排位比我高的女奴隶都有权利随时随地把我扒光衣服,
吊起来鞭打和使用。

他说的没错,事实果然就是这样。当天晚上,我被光着身子捆绑着押回牢房
的时候,在路上,那两个男仆就将我手脚在身前合捆在一起,面朝上的吊在画廊
的梁上,在屁股和大腿上抽了几十鞭子。还把我捆在栏杆上,一面叫我轮流吮他
们的鸡巴,一面分别操干了我的阴部和屁眼儿。再後来,我被押回地牢。

与我同牢房里的性交女奴隶们,又一次将我反绑住双手倒吊了起来,用她们
自制的绳鞭轮番抽打了我。那三年中,我受尽了惨暴的虐待。身为女人被当做性
奴隶,每天都要脱光吊着接受酷刑拷打,不分时间地点的当众剥掉衣服,捆起来
遭受无休止的强暴。刚被主人鞭打使用过後,又要忍受仆人、家丁和其他女奴隶
的羞辱、蹂躏。

主人经常用我们所有性女奴宴请宾朋,他们一边叫几个女奴隶光着屁股伺候
喝酒吃饭,一边扒光另一些女奴的衣服,反捆在柱子上或吊在屋当间鞭打,上最
淫虐的刑罚。有时吃着吃着性欲一上来,就把我们按在地上一通奸淫。由於我是
所有性交女奴隶中年龄最小、排号最低,同时又是最好看的一个,所以他们几乎
每一次都会又让我伺候吃饭,又让我接受拷打,最後还要集体轮奸我一遍。

二十岁那年,主人因为一件小事惩罚了我,他把我剥得赤条条的捆绑在卧室
外的门柱上,连续三天,不管早起还是晚上睡觉,只要经过我身旁,就鞭打我一
顿。他还把鞭子挂在我乳头上,吩咐下人们,只要谁高兴都可以用他的皮鞭抽打
我,想用别的什麽东西或刑罚折磨我,也可以不经他的同意就执行。

在那三天里,我被各种皮鞭、马鞭、藤鞭、绳鞭、荆条、皮带、柳枝、木棍
以及笤帚、杆面杖、鸡毛嘟子抽打过。阴道里也被塞进过木鸡巴、鞭子柄、酒瓶
子,黄瓜、长茄子、胡萝卜┅┅我几乎是被主人家的所有人,不论男女老少、身
份贵贱都强奸过了,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一个月後的一天夜里,我勾引了看守地牢的男仆,让他把我反绑着双手押到
後院柴房里。在那儿,我任由他把我扒光了吊起来拼命抽打,然後在吮吸他的鸡
巴时,用力咬下那条令人厌恶的东西。趁男仆痛昏过去之际,挣脱了将我双手捆
在背後的绑绳,剥下他的衣服来不及换上就跑出柴房,躲过听到那男仆惨叫而闻
声赶来的护院家丁,从後门溜了出去。

然而,没等我跑出两条街口,就被他们抓住了。他们把我捆绑着押回去,吊
在刑房里给我上刑,我被拷打了一夜。第二天,主人叫家丁把我浑身上下剥得精
光,五花大绑着捆在一架木驴车上,将木驴背上的那根枣木疙瘩削成的木瘤纠结
的驴鸡巴插进我阴道,随着车子的推动,那根可怕的驴鸡巴就在我阴道里不断旋
转着上下乱捅。然後,他们用皮条勒捆住我的嘴,把我推出门,敲着铜锣开始游
街示众。

这是古代惩罚女囚和那些不守妇道的淫荡女子才使的最重的刑罚呀!可我做
错了什麽?也被当成淫贱的女人,受这样的惩罚啊!难道只是因为我被公公奸淫
了,又被迫卖给人家做了性交女奴隶吗?这一切难道又是我可以左右的吗?我的
命运怎麽这样苦啊!那种当着全省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被羞辱的感受,使我连
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就在那一刻,我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爹,我们救救这个姐
姐吧!”这稚嫩的声音在辱骂、哄笑我的嘈杂声中,是如此清晰。我感激地睁开
双眼,寻找那个声音。於是,我见到了那年只有十岁的三少爷!还有黎老太爷和
他的家人。三少爷望着我满含泪水的双眼,怜悯地对黎老太爷说∶“爹,咱们就
买下她,好吗?”

我记得,黎老太爷当时微笑着问他∶“为什麽呢?你为什麽一定要救她?你
不怕她是坏女人吗?”

三少爷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她不是个坏女人!就算是,您也可以教她改
好,对吗?您不是常教导我们,医术只是救治人的身体,救治人心才是最重要的
吗?您看她多可怜呀,您就收留下她吧。”

黎老太爷和蔼地看了看我,我用渴求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睛。他点点头,说∶
“好吧!天赐、天诚,你们陪天卿去!”三少爷和大少爷、二少爷高兴地答应了
一声,燕子一样飞到了当街。

那年也只有十四、五岁的大少爷、二少爷挡住木驴车,挥动着鞭子,同三少
爷一起冲入那些押着我游街的家丁中,打散了他们。三少爷翻身骑到木驴背上,
脱下自己的小衣裳,遮住我满是鞭痕的乳房和被驴鸡巴插着的下身。他用小刀割
断我的绑绳,托着我屁股,使那根可怕的木鸡巴从我阴道里拔出,那上面湿漉漉
地沾满了我兴奋时流出的淫水和下身的鲜血,显得那麽肮脏下流、丑陋可憎。

我从木驴背上一下来就支持不住了,在晕倒的一瞬间,我紧紧握住了三少爷
的手,再也不肯松开。


(七)张嫂来到了黎家

从那以後,我就被买到了黎家。一开始,黎老太爷什麽也不让我做,只是叫
我调理好身子。就是在那段时间,我随着黎家人到了你们村,亲眼见到黎老太爷
救了你们全村人的性命。

我知道,我遇上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人。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为黎家
的人做牛做马报答他们的恩情,只要是黎家人,要我怎样都行!哪怕是再让我当
性交女奴隶我也心甘情愿!

於是,等我的伤养好了以後,我便开始留心报答他们的机会。渐渐地我注意
到,几乎每天晚饭之前,都会有兴高采烈的下人把一个或两、三个女佣捆绑着押
到一间大房子里,他或她们一路都会和那些被捆绑着的女人开玩笑,而那些女佣
则会显得兴奋娇羞。等下人们从大房子里出来时,女佣却留在了里面。

在晚饭过後,黎老太爷都要把三位少爷带到那间大房子,不一会儿,里面就
会传出女佣们被鞭打的声音和她们的哭叫、呻吟声。有时,黎老太爷还会从外面
捆来些女人,把她们反绑着双手押到黎家的那间刑房里,然後叫来少爷们鞭打。

有几次,还在白天的时候,我就见到老太爷亲自动手,和少爷们把犯了错的
丫鬟°°有时也只为兴致上来了,临时随便点一、两个女仆°°吊在院子里的树
上、房檐的下面、反绑在堂屋门口,一边抽打一边教导他们,指出他们使用鞭子
或别的什麽刑具时的不正确之处。

我不明白,为什麽在这里,每个女人被拷打之前都那麽兴奋;而遭到鞭打之
後,她们又都是一脸满足的样子。要知道,我是从十四、五岁起,几乎每天都要
被人扒光了吊起来鞭打的呀!那种痛苦我是最清楚不过的!

我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向四小姐的奶妈°°那时四小姐只有七岁°°请教。
那个奶妈曾经也被黎老太爷和三少爷吊起来鞭打过,她告诉我,这在黎家的女人
们来说是常事儿,也是件美事。能被老爷和少爷们捆绑着吊起来鞭打的女佣都会
感到自己是有福气的,而且,老爷或少爷如果是把她们脱光了衣服吊起来鞭打,
那才更过瘾呢!

到了下午快要吃晚饭的时候,我看见又有一个女仆被两个家丁捆绑着押往刑
房,心中按捺不住一股冲动,便偷偷跑到刑房里,把那个吊在刑架上的女仆放下
来,告诉她说∶“老爷临时改主意了,要换我来接受鞭打。”那个女仆将信将疑
地把我脱得全身只剩下一件胸兜,反捆在柱子上,又按我的要求,用一块布 住
我的脸。我心中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下面将要发生的事情。

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後,我听到刑房的门打开又关上,老爷和三少爷聊着天走
了进来,我心里一阵欢喜。老爷停在我身旁,很奇怪的说∶“咦?这不是我今天
要的刑罚。我吩咐黎福把阿春吊在刑架上,想教你怎麽给女人上乳刑的。这个糊
涂黎福!”

老爷隔着胸兜捏了捏我的双乳,然後说道∶“嗯,这个女人的奶子要比阿春
好。好吧,天卿,我们就用她来教你对乳房的三种拷打方式吧!”说完,我感到
一把小刀将我胸兜的带子割断,胸兜被取走了,我的奶子赤裸裸地暴露在老爷和
三少爷面前。

而後,一双大手和一双小手分别在我左右两只奶头上扎了根很细但又很结实
的绳子,我的奶头被捆後立刻痛得勃硬。紧接着,绳子的另一头拴上了不知是什
麽重物°°好像是秤砣,奶子向下坠得又胀又痛,我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老爷让三少爷取来一根叫做“黑龙”的鞭子°°那是一种又粗又重的鞭子,抽在
身上会像被棍子敲打一样痛°°在我双乳上示范着抽打了几下,交给三少爷。

三少爷抡圆了皮鞭,开始用力鞭打我两只吊着秤砣的奶子。老爷在一边指点
着,不时地喊他停住,要过皮鞭再示范给他看。我为了不想他们听出我的声音,
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地强忍疼痛,直到老爷说∶“好了。”

接着,他们把我两只乳头上坠着的秤砣取下来,用一根细绳子把我的双乳齐
根处紧紧绑在一起。顿时,我就觉得那两只本来就已经被老爷和三少爷抽打得鞭
痕累累、疼痛不堪的奶子肿肿胀胀地向前挺立起来,一种说不出来的又难受又兴
奋的感觉令我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

老爷和少爷一起动手将我从柱子上解下来,双手在身前合捆在一起,绑绳的
一端抛过房梁,三把两把将我离地吊了起来。又把我的两只脚并拢绑好,拴在地
上的一只铁环上,这样我就只能直挺挺地吊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了。

我听见老爷说∶“把那根青丝取过来。”你知道吗?“青丝”就是一种极细
极韧的用薄皮子裹了精选的青竹皮儿制成的鞭子,被“青丝”抽在肉上,虽然不
会皮开肉绽,但那种痛会一缕缕透进你的肉里。是真的,当时老爷就是叫三少爷
用这种鞭子,在我被捆绑得鼓胀的要裂开一样的双乳上用力抽了三十鞭呀!而且
老爷还特意嘱咐三少爷,每抽五下,就一定要在我身体别的位置上鞭打一会儿。

他说∶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不会真的把被鞭打的女人奶子抽破;再一
个是为了让挨鞭子的女人能够从不同的地方体验和比较受刑时的痛苦,以及那种
受虐的无穷快乐。

老爷说的真对呀!三少爷每在我双乳上抽五鞭後,就换别的地方抽一会儿,
奶子,小腹;奶子,双腿;再是奶子,屁股;又是奶子,後背┅┅我被鞭打得凄
哀地惨叫、呻吟,但下身的那个地方却无法控制的一个劲往外流淫水┅┅我无法
记得当时老爷和三少爷用第二种刑罚给我上了多长时间的刑,因为到後来我就痛
得┅┅不,应该说是兴奋得昏死过去了。

当我被冷水泼醒的时候,我发觉我已经被放了下来,坐在地上重新反捆在柱
子上,双脚打开,大腿和小腿捆在一起,抬高吊着,阴户完全暴露在老爷和三少
爷的面前。身上唯一不变的,只有乳房还是像刚才那样捆绑着。我怀着忐忑的心
情,紧张而又期待地等待主人们给我双乳施第三种刑罚。

老爷用针灸时的金针,缓缓刺入我的两只乳头,那种又趐又麻、又酸又胀的
滋味,让我的下身不自觉地又一次湿了起来。

三少爷点燃两枝蜡烛,放在刺进我乳头的金针尾端加热。慢慢的,我感到从
金针传到我乳房里面的,由温到热,由热到烫,疼痛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快感。我
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已经分不清是让人可怜的惨叫,还是令人难堪的呻吟了。

等到三少爷把烧溶的腊油陆续滴在我的乳房、奶头、肚脐、屁股、阴唇和肛
门上时,我早就忍不住丢了无数次身,淫水滴答滴答地从阴道口往下淌,嘴里不
断哼哼唧唧地哀声求饶。老爷和三少爷任我这样一丝不挂地绑在柱子上,边说边
笑着走了。

我浑身上下像被抽去骨头一样,如果不是被麻绳捆绑在柱子上,早就瘫成了
一滩泥。我一面默默地流着泪,一面幸福地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又一幕,脸上一阵
阵发烧。我真的不知道,同样是给人光着身子吊起来、捆绑着,被用鞭子抽、拷
打上刑,为什麽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快乐呢?阴道里流出的淫水,还在浸泡着我
赤裸的屁股,兴奋依然延续在我的身心,这一切是怎麽回事呢?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到刑房的门被人推开,有一个人轻快的走了进
来。那人来到我身边,伸手去解 在我头上的布。我感到眼前一亮,刺眼的光芒
使我好一会儿才看清,三少爷秀美的脸庞近在咫尺,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三少爷温柔地看着我,伸出他的小手轻轻抚摩着我奶子上的条条鞭伤。我感
觉到,他手上有冰凉滑腻的药膏,迅速使我的痛处减轻好转。并且,那种令人浑
身舒畅的美妙感受,使我陶醉了,我情不自禁地低低叫着∶“三少爷,让我┅┅
让我伺候您┅┅一辈子吧!”

从那以後,老爷把我分配给三少爷,让我专门给三少爷当受虐女仆。也就是
在黎家,我可以不用做别的事情,只要三少爷需要,我可以每天都被三少爷脱光
了吊起来严刑拷打。

要知道,这是多美的一个差事呀!并且,我和黎家牢房里关押的那些女人不
一样。那里头虽然也常年关着一些只用来拷打、上刑的专用受虐性女奴隶和真的
犯了错的女仆,但她们只能享受在地下拷问室里被捆绑吊打的权利。而且,那些
性受虐女奴隶们,是永远不许穿衣服的,总得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在地牢里,等
着主人们来拷打她们。

这些,我也是有一次在三少爷把我叫到他房间里,让我脱光了,用绳子把我
反捆着双手跪在地上翘起屁股,一边抽我一边陪我聊天时,审问出我给原来那个
家伙当性交受虐女奴隶的事,才一时兴起,叫我体会一下在黎家当女奴是什麽样
子,就那样赤裸裸地捆绑着押到地牢,关了三天知道的。所以,我真的觉得自己
好幸福。

那时侯,三少爷每天都会到这间屋子里来,告诉我今天老爷又教了他一种什
麽刑罚,要我赶快脱光衣服,被他绑在这根柱子上,吊在这个房梁上,捆在那张
椅子上,抽呀打的,给我上一两个时辰的刑。

有的时候,我正在厨房或别的什麽地方帮其他佣人干点杂活,三少爷也会淘
气的跑过来,抄起绳子当着所有下人把我五花大绑了,拉到院子里捆在树上开始
一顿鞭打;或者乾脆就在厨房、水房里当众扒光了吊起来,又抽又打的胡乱折磨
我一气。

过了七、八年,四小姐也长大了,出落成个俊俊秀秀、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三少爷非常喜爱她,四小姐也很爱她的三哥哥。所以,三少爷就经常带着她来,
让她在一旁看着我如何被剥得赤条条的捆绑起来接受惩罚,甚至还教她,让她亲
自动手捆我、鞭打我、给我上刑。有时也把她绑在柱子上或和我并排吊在一起,
拷打我累了,随手也抽她几鞭子。

有几次,三少爷还把四小姐和我脱光衣服五花大绑地反捆了双手,趁没人时
偷偷押到刑房或者柴房里,同时鞭打拷问我们俩,一玩就是半天儿。其实,这还
不是最热闹、最好玩的。那个时候,大少爷刚成完亲,二少爷也和二少奶奶定了
婚,他们俩经常背着对方把自己的女人扒光了吊在刑房里,然後叫来三少爷给自
己的女人用刑。

後来,有一回二少爷求三少爷一起把二少奶奶捆绑着押到刑房,正赶上大少
爷正在里面把大少奶奶光着身子吊在受刑架上用鞭子抽的过瘾呢!两个人吵了一
架,都说对方叫三少爷不叫自己。三少爷见状,只好劝架出了个主意,说乾脆再
把我和四小姐都带来,连同大少奶奶、二少奶奶一块儿押到自家的後山上去玩个
痛快。就这样,三少爷和大少爷、二少爷把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四小姐和我都
双手缚在身後绑了起来,赶到马车上押着上了山。

在半山坡的一片树林里,三位少爷将我们四个女人全部扒了个精光,每个人
都被用了很多绳子结结实实地反捆着倒吊在树上,一通鞭打蹂躏。抽乳房、抽臀
部,抽完一回放下来,再用各种姿势绑在树上,拷打阴户、大腿;之後再吊起来
继续折磨阴唇、阴道和肛门,一直羞辱我们到天黑。

最後,三位少爷还把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和我光着屁股五花大绑地轮奸了。
他们命令我们用嘴、乳房、阴户和肛门去服侍他们的玉茎,三个人一起玩我或两
个少奶奶,或者一个人同时玩弄奸淫我们 ,再要麽就三对玩混交游戏。

在这期间,四小姐却始终是一丝不挂地被吊在树上,看着我们发生的一切。
从她潮湿的双眸、紧抿的红唇,和蹦直夹紧的修长的白腿摩擦着大腿根处的鲜艳
阴唇,以及被淫水打湿泛着亮光的无毛的白嫩阴户可以看出,四小姐已经是个成
熟的少女了。

在那之後,四小姐到省城去念书了。临行前的晚上,按着黎家的规矩,先是
由老爷命人将四小姐捆绑在院子里的大树上,亲自动手抽了她五十鞭子,然後反
捆着押到拷问室交由大少爷随意上刑半个时辰;之後再由二少爷带回自己房里拷
打半个时辰,最後是三少爷。

三少爷把四小姐脱光衣服吊在闺房里鞭打了一夜,第二天绑着送到车站。再
後来,也就是三年前老爷去世了,三少爷守孝期满後就和三少奶奶完了婚,按老
爷的意思把这个家分了。打那以後,三少爷的心思就全部放在了三少奶奶身上,
像我这样的受虐女仆,三少爷是不会再记起来了┅┅


(八)三少爷在火车上

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最新主题推荐

最新精华推荐

TOP

dddddddddddddddd

TOP

dddddddddddddddddd

TOP

让我看看,什么好东西

TOP

发新话题